深屋

休闲型

《SG摘出預想》1-0

Tips:
伪CCC文本风,主角默认无铭线扎比子。
是个试阅,类似序章。
SG摘出对象:Archer(绿)。
总归就是罗宾汉(。
*(大概可能也许)会有「红绿茶」意味*
(对不起其实我就是想写他们吵嘴)


有人看的话会写成像原著型的一整个章节,没人的话就随便写写最后攻破场景自我满足一下(…)

以上,Game Start.









——来聊聊一个男人的故事吧。
自所逞热血之时,男人获得也失去了自由。
中立,中庸,在中之隙挣扎的男人却毫无疑问地有着善的立场。
无人接受,那便独自前行。
无人知晓,那便圈地为牢。
最后,连仅有的微小的祝福之声也未传达于耳侧,舍弃一切的男人仍怀揣对人类的期望,就此安睡过去。






出现了新的迷宫。
自永久黄昏的校舍醒来后,终端上是这样的消息。
啊啊、现在是,攻略时期的悠闲时间。
称为无所事事也不为过。
——
Archer:
刚刚醒来就做出怠惰的发言啊,看来又是一夜好梦。不过Master,学生会在叫我们过去,虽然不是很急的样子。

是啊,毕竟出现了新的迷宫,肯定会……等等,形容词是不是用反了。

Archer:
没有那种事,不如说看上去更像路过时突然做出的决定。总之,先去了解情况吧。

……?
过于反常的状况。
但就像Archer说的,不行动的话找不出答案。
现在就前往学生会室吧。




(学生会室)

一派和平的景象,往常会待在座位上的雷欧和凛,甚至拉尼都站起来倚着桌子聊天,似乎没人关心新的事件。

远坂凛:
啊啦,早上好,白野。
要来杯红茶吗?早上的水分是必须的。

谢谢。
接过了凛递来的红茶,温度刚好能够入口。

间桐樱:
啊、早上好,前辈。
那个……红茶是我泡的哦?希望技术没有退步。

很完美的掌控,这么赞叹过后收到了樱的微笑。
但是,叫我来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拉尼:
看来你已经看到终端的消息了,Miss白野。
正是如此,出现了新的迷宫。
但是不必介意,因为是作为分歧路线,并不影响主体的探索。
就此无视也可以。

雷欧:
无视真的好吗?那个公告牌上写着“~附赠房间~全要素收集指定”这样的话吧,总觉得是很重要的东西。

吉娜可:
那不就是omake嘛,RPG游戏中常有的通关后附赠关卡来着~?
吉娜可小姐很明白哦,里面大概就是设定资料之类的了。

看来吉娜可也在听着这边的对话。
虽然我这边不是很懂。
但全要素这样的词语有着莫大吸引力。
好,去探索吧。

Archer:
瞬间决定了?!
嘛……虽然并不是不能理解的收藏癖好。

远坂凛:
看样子很有干劲啊白野。
好了,既然这样的话——樱、多余的资源可以拿来用吗?

间桐樱:
没问题…!
如果只是岔路的迷宫,还有很多资源可以使用。

真不愧是凛和樱,在靠谱和冒险的方面都非常上手。
已经休整完毕,正好是出于一天中的清晨阶段。
如果道具的购入也已经完备的话,就快点前往樱花树下吧。
——

TBC.






【术影术】情人节

*左右自由心证

*影弓召唤至迦勒底设定









——无所谓吧根本,这种节日。

规格外的影从者再一次收回盛有巧克力的盒子,这个机构对任何节日都很看重,所以几天前不论是英灵还是工作人员都已经投入了准备当中,随时随地都能够看到藤丸立香收下情人节回礼的场景。

这跟他没什么关系,礼貌性的礼物他从一开始就赠送过了,至于心意,由红色的和黑色的来代替他就好。这只不过是一次意外召唤,而他又意外的被接受了而已。非但是作为守护者完成工作,也并非借由自己的意志前来,仅仅是一个小插曲。别人待他同卫宫没什么不同,他也就角色扮演般拾起“卫宫”这个名字,没什么意义,只是避免麻烦。

偶尔德鲁伊会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仿佛现在如此乖顺的家伙不是在特异点里以自身为代价投影出圣剑的弓使。只有这种时候他会毫不客气的以敌意回望过去,收获Caster的耸肩或者摆手,如果是一枚Ansuz的话就是模拟训练的开战宣言。

平常过头的相处方式,但是真要让他平常的无视这个节日亦或者平常的递出这件礼物,他又做不太到。只是单纯有些不爽而已,凯尔特的英灵不会对这种节日多上心,顶多把御主的那一份挂念起来,其他人估计不会在刻意考虑的范围之内。

“无意义的事情就不去思考,Archer。是你的话就应该知道如何处理这类情况。”

最简单而有效率的方法就是遵从Saber的建议,他没想获得真正的解决方法,只是Alter的话姑且能够让他摒弃一些杂念。不论是冬木还是迦勒底,就算此世之恶(安哥拉曼纽)的影响已经构不成绝对服从的命令,他仍然选择那把漆黑的圣剑。信奉者亦可仰仗黑暗,一如正教徒跟随光明。

只需要随手放在Caster的房间或者门口,他想尽力说服自己这份手作巧克力的意义没什么重量,却有些不甘心。散着青发的术士同他的关系不过是同一场圣杯战争的敌对者,即使在这场战争偏离了世界线后他们仍然站在了不同的阵营。与以往有区别的是,拿枪的身份总是和他有着数场两败俱伤的战斗,转为德鲁伊后终于以烈焰和藤条将他锁入牢笼,烧却殆尽。

他觉得跟他维持这种关系很好,又觉得不好。心底的欲望叫嚣着再进一步,理智的压力冷静的将他推回界限之内。至于另一位当事人,管他怎么想的,魔术师的念头比拿枪的时候难琢磨得多,起码过于明显的情绪不会再直白的表露在这幅皮囊之上。

如此想来之前投来的视线也耐人寻味,是暗示吗?他不太确定,夺目的赤色中有着枪兵的兽性和德鲁伊的狡黠,混在一起是难以言喻的魅力,足以让人怀疑那点催促意味是否只是心理作用的魅惑。

方才影从者在术士门口转悠的时候被赤色的弓兵撞见,后者少有的没说什么,看样子只是路过,手上抱着一众活动素材。

“你打算把这个送给Caster?”

“…啊啊、如你所见。”

“放下就走?”

“?”

“……”

红色的动了动嘴唇,头一次觉得自己还挺难对付的,他的确不擅长处理自身的事情,但不代表有相似灵基出现时也仍然深陷局中。影从者看上去并不明白他的意思,被侵蚀为异色的双瞳扫了他一眼,似乎也不想做出什么辩解。这也正合他的心意,反正和'自己'对上一般都没什么好事,本性的固执不会因为灵基的分散改变分毫,同源的麻烦就在于此。







“——Caster,Shadow那家伙有东西要给你。”

“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那小子在我门口晃悠半天了。”

“是吗,你发现了啊。脑子倒是比枪兵的时候好了不少。”

红色的到仓库放下素材,不算诧异地挑了挑眉用审视的目光又扫了忙于整理的德鲁伊一遍。作为特异点的冬木的记忆他也不是没有,只是因为另一个的存在而被择了出去,变得暧昧又模糊,最终仿佛潜意识般地吐出好像说过的回应,术士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愉快的场景,法杖一推把面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全部拨到弓兵面前。

“一个两个的都这么麻烦,你们弓兵的嘴巴还真是怎么变都不中听啊。既然有闲工夫的话就快点帮忙整理,御主小姑娘还等着呢。”

被点名的弓兵耸了耸肩,毫不客气地把仓库门从离他鼻尖一毫米处关上,里面传出来隔了堵墙而失真的指摘。

“要行动就快点,敏捷也变差劲了啊,有空抱怨不如早点从我眼前消失。”

听到这儿库丘林忍不住乐了一声,随手用法杖敲了下门框以示回应,然后回身溜达到房间门口用杖尾戳了戳影从者的腰眼。



“弓兵说你有东西要给老子,藏着掖着就算了,赶紧拿上来。”

“…多管闲事。”

卫宫低低闷哼一声,转身睨了他一眼挥手扫开木杖,利落的把浸着掌心温度的盒子扔了过去。

“本来想直接放在门口的,既然你来了就给我感恩戴德的收下好了。”

停顿一下又补了句。

“是我做的,就这一份。单凭这点就用十倍的谢礼来偿还吧。”

“…啥?”

库丘林难得怔了一下,扫了眼手里的东西又看回影从者,几秒后终于掂着包装盒大笑起来。卫宫倒是早有准备,不如说看到Caster的愣怔就是他的目的。

“哈哈哈哈,你小子还真敢说啊,能从训练场赢了我再说什么谢不谢礼的也来得及。”

“邀情吗,那我就接下了。做好被我钉在地上的准备。”


他们之间的拉锯战一如既往的从战争开始,由战争结束。没人珍惜这第二次的生命,反正因果律总会没完没了的让他们遇上孽缘般的宿命,干脆拼个痛快。

至于是输是赢,无非是英灵殿的一笔记录而已,就连巧克力和节日也不过是借口之一。


“老子可不介意让你认清一下现实,做好准备了吗,Archer。”

“随时奉陪。”




End.




补上情人节没开完的脑洞,基本上只是想写和赤弓同样纠结但更破罐破摔(?)Shadow,不论哪条世界线都心照不宣的感情,与隔壁红蓝相似又微妙不同的相处方式。
影弓真好啊我爱他。

安定摸鱼,动作是空间看到的人体素材,因为太适合就拿来画了弓枪()

完了,昨晚梦见自己逛lof,看到一篇神级好看的十苗同人,还有小车车,淦。

就是忘了内容是啥,太惨了。((到底多想看

【十苗】Party Game

*party game是因为这些game都是因party玩儿起来的(救救起名废

*虽然是情人节贺文,但跟情人节没有什么关系

*时间线是77众背完锅后,十苗情侣设定

*不正经且ooc,长

*看到最后有小破车(。

 

 

令人绝望的一系列事件终于告一段落了,七零八落的未来机关在苗木诚和宗方京助的合作带领下,终于向着应有的方向发展,各地区的绝望势力也在渐渐平静,充满希望的和平仿佛就在伸手可及之处。

 

“咳咳,大家,是时候开个party庆祝一下我们的成果了吧——”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朝日奈葵首先站起来,让难得聚齐的78期——虽然腐川仍旧在塔和城——各位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上一次说的派对计划都被一堆重建工作打乱了诶。”

叶隐摸了摸水晶球,推推眼镜沉吟了一声:“嗯……占卜告诉我今天只有1成的几率不适合进行娱乐活动哒呗。”

“昨晚我和朝日奈已经将派对流程基本确定下来了。”雾切响子翻出一张横线纸,上面写了一些有标注的文字。“十神君和苗木君怎么看?”

“哼,庶民的活动。”十神白夜已经在几句话的时间里收拾好了自己的资料,被问到后哼出个不屑的鼻音,用食指抬了抬镜框,“但我不持反对意见。”

雾切微笑起来,将计划纸重新塞进笔记本,“那现在,就差预定学园长苗木君批准了。”然后转头和众人一起看向苗木诚。

“哈哈…雾切,不要这么叫我啦,”苗木诚瞬间受到一系列炽热目光的袭击,还有些不适应的干笑了两声。学园长这个职务是宗方下的强硬命令,比起剩下各位的心知肚明,倒不如说整个未来机关里他本人才是最没预料到的。

“我当然不会扫大家兴,正好这段时间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放松放松也是应该的嘛。”

“yeah——!走了走了!车站旁的那家甜甜圈店重新开张了,我上午买了好多为party做准备哦!”

“苗木亲万岁哒呗!”

“……哈哈哈,你们这么热情我还有点儿不习惯呢…”

……

 

 

“咳嗯,”超高校级的游泳选手敲敲面前摆满空果酒瓶——虽然工作告一段落,但还是不能翘明天的班——和零食包装的矮圆桌,其他78期众坐在围着圆桌摆放的坐垫上,“那么最令人期待的惩罚活动到来了哦!”

叶隐放下手里的半瓶果酒,有点惊讶:“惩罚活动哒呗?”

“安啦安啦,很人性化的!”

“诶,还有惩罚活动吗。”苗木诚看着旁边的朝日奈一脸兴致勃勃,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十神白夜瞥到身边的苗木之前被剩下人一人好几杯的升职祝贺酒灌的耳根发红——虽然他最后看不下去,替苗木挡了几杯实际度数并不高的果酒(这对没有酒量的苗木来说也是灾难了),居然还被群众一致吐槽为护短,哼,挡酒就是护短了吗?真是愚民的想法——对惩罚活动来了不知名的兴趣,带着一贯高高在上的微笑凑近了些调侃对方:“担心什么,你不是原超高校级的幸运吗。”说完装似无意的将掌心覆在对方放在桌下的手上,如同学园时期,放课后无人的教室中他们所做的那样,然后眼看着幸运君耳根的红色升到了耳尖。

 

另一边的叶隐看到两人鬼鬼祟祟的小动作,表示他不吃这口狗粮。

 

“猜拳啦,猜拳,五局三胜,输了的在这个——”朝日奈晃了晃手里的小纸盒,“——里面抽取惩罚!”

雾切打开房间里自带的电脑,插上u盘:“由Alter Ego来决定顺序和分组。”

“呀,好热闹呢,”Alter Ego的声音一瞬间响了起来,“雾切桑,像昨晚说的那样就可以了吧?”

“麻烦你了。”

“那么——嗯,抽到的第一组是朝日奈桑,和叶隐君!”

“呼啊,超紧张呢!”

“水晶球说我有七成的几率会输哒呗……”

……

 

“呀哈!果然是我赢了!!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占卜师!”拇指。

“在最不该准的时候准了啊啊啊——”叶隐一脸颓废的抱着水晶球,伸手抽出一根纸条——给肯德x打电话说请给我一份麦x鸡块。

“……”

“噗。”

“呵。”

“……嗯咳。”

“哈哈哈哈。”

“你们几个够了哒呗!”

……

最终叶隐的电话还是被肯德x拉黑了。

 

“第二组,嗯……是十神君和雾切桑呢。”

“哦?”十神白夜抬眼看向雾切,对方正一脸微笑的表示请多指教。

……

“平局。”

“平局。”

“平局……”

“平局啊啊啊啊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用超高校级的侦探直觉和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应对能力了!?”

“……平局。”

“……平局…”

……

……

……

“啊!!!十神输了!分出胜负了!!这真是令人感到希望啊……!!”

全体成员都露出了解脱的表情。

“啧。”十神将滑下的眼镜推高,带着不耐的表情略微偏过头。

雾切笑得淡然自若:“不好意思,十神君,看来是我更胜一筹呢。”

十神蹙了蹙眉,将手伸进盒子里,一把就抓到了标着“和右边人来一场说亲就亲的pocky game吧☆!”的纸条。

右边的苗木:“?”

“这次的pocky是抹茶味的。”

苗木被雾切利索地将嘴里塞进一根绿色的饼干。

 

“……”

十神白夜面对一群“去吧十神君”的眼神,不可抑制的怒了。

他直接掰了一半饼干棍放在嘴里恶狠狠的咀嚼:“苗木,把剩下的吃了。”

苗木:“???”

5秒钟后,双方都吃下了饼干。

5秒末的时候,十神白夜亲了上去。

苗木诚:“////????”

15秒后,十神白夜放开了他。

“……十、神君,你、你、你你刚才干嘛!?”

可怜我们的小苗木,话都不会说了。

“我的惩罚。”

十神白夜神清气爽:“你们这些人不就是想看一个吻吗?这么多麻烦事,啧。”

雾切:“……”

朝日奈:“……”

叶隐:“……”

苗木:“??”

 

pocky game才不是你这么玩儿的啊!!?

 

忘记说,Alter Ego有在录像。

 

“嗯嗯,那么第三组是……嗯,依旧是十神君,另一位是叶隐君。”

叶隐:“这次我的占卜告诉我不会输哒呗。”

十神:“等着看吧。”

……

五局之后,雾切非常亲切的将纸盒递了过来:“十神君,超高校级的占卜师的能力,有时还是要信的。”

十神:“……”

你们是不是针对我?

苗木默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

“…苗木,替我抽一张。”十神决定相信一把幸运的力量,将面前的纸盒推到苗木跟前。

“诶?我吗?”苗木踌躇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闭着眼摸了张纸条出来递给十神。

“……。…”

十神看清纸条上话语后,抬头看向苗木,略微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的将其揣进了口袋里。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绝对的幸运。

 

“……朝日奈,雾切,这些惩罚你们两个是昨晚在什么不为人知的网站上找的吗?”

“诶?”朝日奈有些疑惑的歪头。

“啊,”雾切响子有些了然的眨眨眼,“是那张吧,昨晚Alter Ego随机抽到的,嗯…最糟糕的那一张。”

“诶!?那张不是销毁了吗!?”

“可能混进去了吧,最后。”

叶隐、苗木:“???”

雾切:“重新抽一张吧。”

……

“以女仆的身份向大家说主人,欢迎回来 吧!”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朝日奈:“十神君,女仆…噗哈哈哈哈。”

叶隐:“十神君,男人要负责,哒呗。”

雾切:“不能逃避惩罚哦。”

苗木:“噗……咳咳,那个,十神君,我也有一点期待呢。”

“…………💢”

十神白夜不爽到额角青筋突起,瞬间捏爆了之前手里没开封的零食包装袋。

“你们都想死了吗!?”

……

点击上一辆小破车

 

其实我就想开个小破车,没想到写出这么多x

希望没给大家带来过于ooc和天雷的感觉……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十苗现在真的冷,冻哭在坑底。

如果有姑娘发现好梗的话也欢迎在下方评论或私信!!

 

       情人节快乐!! 

 

【十苗】花吐き病

*老梗注意

*第一次写十苗,可能有ooc注意

Are you ready?

—————————————————————————

        “咳…咳咳……”苗木诚维持着伏在桌子上的姿势,喉咙的干痒使他从睡梦中醒来,并意识到一直维持较为良好作息的自己因为迫于未来机关上层的压力——有关77期生的庇护——以及工作繁杂的种种原因秒睡在了写字台上。
        这可不行啊…。苗木打了个哈欠,感觉僵久了的身躯一阵酸痛。习惯养成的生物钟还是使他处在正常的晨起时刻,他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准备洗漱完毕后继续赴往办公区。

        “唔……咳咳…!”
        在整装代发的苗木对着镜子观察自己是否留下了黑眼圈时,因为喉间又一阵突如其来的不适使他剧烈咳嗽起来,并眼睁睁的注视着镜像的自己嘴边滑下了一片花瓣。
         “……??!”

         “咿啊——最近的工作超多啊,快要受不了了哒呗~!”叶隐在午休闹钟响起的一刻直接趴在了办公桌上,语气恍惚的甚至让人觉得灵魂正晃晃悠悠从口中飘出来。
         “特殊时期,忍耐一下啦!”朝日奈大力的拍了拍叶隐的后背,顺便将那一小截灵魂也拍了进去,“响子,去吃饭吧,今天的菜单还算不错哦。”
        雾切响子将手上的资料码好,对着朝日奈点点头,“辛苦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
        “呐,苗木,你不去吗?”看到苗木诚依旧坐在桌子前不动,朝日奈过去用手指戳了戳对方的肩膀。“说起来,”她歪着头想了想,有点儿担忧的凑过去,“今天的你好沉默啊…?”
        苗木摆出一脸无奈的笑容挠了挠头发,面对朝日奈担心的眼神指了指自己的嗓子,然后摇了摇头。雾切在一旁看懂了苗木的手势,将刚从饮水机处拿回的接满水的纸杯顺便放在了他的桌子上:“苗木君嗓子不舒服?趁着午休时间去开点药吧。叶隐君,可以帮苗木君带些饭回来吗?”
        “交给我吧哒呗!苗木亲好好养病吧哒呗。”
        苗木点了点头,朝好友们露出一个有些感激的表情。

       
        今天办公区里只有他们几位,十神白夜昨晚被调去调查现场,虽说这位大少爷平常也比较喜欢在自己的书房里处理事务,但工作期间还是会来这里露几回脸,名为视察工作,乐此不疲。
        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苗木一人,他放松的塌下肩膀靠在软椅背上,再次尝试说话,却仍旧只吐出了两朵没绽放的玫瑰花骨朵,以及一枚小巧的白色满天星。
        哎……。
        苗木有些苦恼的把这些花同早上试验得来的花瓣一起包在纸巾里,我得什么绝症了吗,不行啊…我还有一本小说刚刚看到在意的地方啊…!
        苗木想到那本由于最近工作太紧不得不放下落灰的小说便内心一阵绞痛。嗯,毕竟超高校级的希望也是要补充自己的精神食粮的。

        “哦?看来我来的不凑巧,正好是午休时间吗。”十神白夜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门口,苗木一愣,打断了对于小说和症状的衍生幻想,冲着明显刚回基地,稍作了一番休整的十神点了点头。
        “怎么,只有苗木你一个人?”十神走到他面前,环顾了一下四周。
        啊哈哈…我也不想的。
        苗木将同样的动作表现给十神看。十神总之也秒懂了他的意思,坐在苗木隔壁的公用电脑前将手里的资料整理成文件。
       
        “唔咳、咳咳……”
        糟糕了……嗓子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痒起来了,怎么办,不能让十神君看见的吧?!他肯定会觉得我在开什么无聊的玩笑啊!
        苗木的脑海里飞速的掠过这些想法,但已经被声响吸引的十神更加迅速的捕捉到了苗木用来捂嘴的手中握着的花朵。
        “我说,苗木,”十神挑了挑眉尾,将身子探过去并指了指五颜六色的花瓣,“这是什么治疗咳嗽的偏方吗?”
        诶诶,不……这是偏方咳嗽的副产物啊…!
        苗木尴尬的将目光移开,但余光仍旧能看到十神镜片后锐利的眼神,那种不将真相说出来就不行的压迫感让苗木心跳瞬间加快。
        十神有些不耐烦的将苗木的脑袋摆正,抬手指了指他的喉间:“你不能说话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果然超敏锐。
        “这是什么情况…童话故事吗。”
        苗木摇了摇头,张开嘴发出细微的气音,一朵白角堇就这么落了下来。
        十神的眼角微妙的抽了抽,撂下一句“坐着别动”便直接出门了。

        十神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本书。
        “花吐き病。”
        十神指着这几个词语,一边半眯着眼打量对方。
        “你知道吗,这是本童话书。”
        “因暗恋者郁结成疾,而从口中吐出花朵。”
        “症状为咳嗽,不适。”
        “被暗恋者不知其心意的话,暗恋者便会在一段时间内死亡。”
        “……”
        十神白夜读出这些话语,不出意外的看见身边的苗木有些窘迫的耳根泛红。
        嘁,暗恋吗。
        十神没由来的一阵不爽,细思下去却并未找到原因,实在无果便将其归在了办公室恋爱这样本不在意的行列里。
        “治愈办法是,与被暗恋者接吻。”
        “……!!”
        十神甚至看到想要发出惊呼的苗木口中又掉落出一朵风信子,也更加坐实了自己不爽的情绪在不断加深。
        忽略一旁因为惊讶和窘迫而低下头装作认真翻书的苗木,十神翘起腿将手肘撑在桌上,沉思了起来。从第一次学园裁判……不,从第一次苗木作为他的前桌,向这位格格不入的贵公子不断搭话的时候,或许自己就已经习惯起了他的存在。无论是后来学园调查的合作,还是现在作为同事的合作,无可否认,这份存在从未消失,又或者说,将自己、大家调和在一起的,就是眼前这位超高校级的希望。
        因为已经太过习惯,所以并不适应这份存在独属于他人……吗。
        十神皱了皱眉,发现苗木似乎也在掩饰着打量自己的动作。
        “怎么了?”
        “!”苗木惊了一下,习惯的张口回答,看到掉出的花瓣后又赶紧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十神君再怎么敏锐怎么可能会察觉到这种事情呢。
        这种名为苗木诚暗恋十神白夜的事情……。
        苗木瞬间觉得有些沮丧了,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多的确并未再思考这件事,但它还是作为一块心病留在他的心中,毕竟在苗木刚刚察觉到这份感情时也着实迷茫困惑了一番,甚至有一段时间特意避开十神,因此十神甚至单独问过他是否有了想要一个人冒险的想法,当然还是被他边打哈哈边保证自己绝对没有那种想法后糊弄了过去,好在十神听到他没有这种想法后便放松了盘问。
        但此时十神也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虽没有超高校级的侦探那样敏感的直觉,因为家庭原因从小拜读各类书籍的十神白夜还是懂一些心理学,这意味着,他看穿了苗木那时的异常与现在病症的成因有着就算不直接也很重要的关系。
        而间接得出的结论是,苗木诚的被暗恋者,可能就是那场异常的另一位主人公。
        “……”
        十神白夜越发锐利的盯着苗木诚,甚至盯的对方有些发毛,而伸出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十神没停下,他直接抓住了那只手腕,将它摁在了办公桌上。
       
        他现在需要知道自己刚才的不同情绪是否也意味着,自己陷入了这场“异常”。

        扣紧的腕关节上传来快速跳动的脉搏,对面苗木的眼神明显开始躲闪起来,十神啧了一声,毫无预兆的将手臂揽过苗木诚的肩膀,将嘴唇压在对方相同的位置。
        “……十十、十神君!!?”苗木惊诧的叫出对面人的名字,嗓音还有些一直没说话的沙哑未被调整过来,听上去甚是狼狈。
        十神此时有点儿想发笑了,只不过是接吻而已。
  
        “苗木诚,你喜欢我。”
        “………………”
        ……什、怎么回事啊!?…现在这个状况!?为什么十神君突然间……呃呃,就是那个啦!那个!
        苗木显然不能维持住他在学园裁判上引以为豪的判断力和分析能力了,他甚至都回应不了刚才十神说出的句子,尽管那是一个如此肯定的陈述句。

        “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所以病状解除了。”
        安静了片刻,十神白夜站起身来,但并未松开苗木的手腕。
        “……那么,十神君的…心意呢?”稍微冷静下来的苗木抬起头,强迫自己直视着贵公子与绿松石同色的眼睛,由于紧张而微微蹙眉。
        “心意?”这次十神白夜真的好心情的勾起唇角,空着的另一只手撑在对方椅子的扶手上,低头前倾身躯同样望进苗木诚茶色的双眼。
    
        “要再感受一次么?”
—————————————————————————
        “呐呐!响子!十神他他他,他刚才在跟小苗木kiss诶!!”朝日奈返回办公室时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转身跑向一段距离之后的雾切捂着脸颊叫起来。
        “啥?!十神?!和苗木亲kiss哒呗??!”不远处拎着盒饭的叶隐差点就将塑料袋扔在了地上。
        雾切响子轻笑了两声,转身将他们两个推回来时的方向。“这两个人,早晚的事。”

    

        “不要小看侦探的直觉哦。”

        -End-

闪现

呃。上数学课时被阳光晒得昏昏沉沉的,迷糊了五秒感觉突然闪过什么画面。似乎是以现在还是少年的李轩的视角,看见了以后撑起虚空入局布千秋的第一阵鬼。
可以模糊的瞧见他的身边站着谁。
似乎还可以感觉到14岁的李轩愣了愣清醒过来重新将目光投向黑板上的证明题。
或许还会在期间转两圈儿笔,慌慌张张的把漏写的步骤补全,瞄一眼笔袋里揣着的账号卡咧嘴微笑。
然后忙里偷闲的回想刚刚闪过的那一瞬间,感觉那个画面似曾相识。
挺帅的啊。
回想无果的李轩也只能做出这么一个评价,右手拇指夹着笔杆无意识的重复转笔的动作,直到笔偏离了轨迹掉下来打断他的思维。
啪。
清脆的声响让李轩回过神来,瞅了眼黑板发现又漏过去一道题,甩甩脑袋集中注意力将这个事情忘在脑后。

...哈,要是我也能变成那样儿就好了。



或许还有一些现在看起来不切实际的幻想。

存个突发的脑洞[.]

flippy向前蹬着自行车,从背后伸到他腰间骨节分明的手弄得他有些痒。
[..fliqpy,我觉得你可以先消停一会儿。]
他的另一个人格嗤笑了一声,并没打算乖乖听话,虽然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起码回家再说。]flippy做出了让步。
虽然他很想停下来把那个人踹下车,但他今天接受了红发女孩儿的邀请,而且已经快到约定的时间了。
无论是作为军人的素养还是男人的尊严,flippy都不想让她等太久。
[..well,]flippy揉了揉额角,尽量保持着平稳的语气不去在意已经伸进他衣服里的双手。[fliqpy,给我五分钟好吗,我去和她说明一下。]
[喔?]同样有着薄荷绿发色的男人饶有兴致的挑挑眉压出个意味深长的单音节,[你打算怎么和她说呢。]
[hm.]对方沉默了约一秒的时间,同时fliqpy似乎隐约听到一声轻笑,[It's a secret.]
[secret?well.]fliqpy摊了摊手,没打算去了解flippy的想法。他一个翻身从车座上跳下来,表示自己不会去听他们讲话。[You'd better be quickly.]
[of course.]


骑车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好想看觉军自行车play!!ppy骑车然后qpy在后边儿进行骚扰![x]想想就////随笔写一下啦